今天是:

庐山简介
历史文化
宗教文化
科技文化
别墅大观
千年学府
诗歌散文
山水画册
摩崖石刻
五百罗汉图

别墅大观

白鹿洞书院萦思

满怀敬仰之情,我专程来到了白鹿洞书院。

白鹿洞书院本没有洞,因四面环山,山间形成小盆地,便成了洞。唐贞元年间,洛阳学者李渤与其兄李涉在此隐居读书,并养有一白鹿相伴,李渤长庆元年出任江州剌史后,在此兴建台榭,广植花木,吸引了八方文人学子集学研读,逐渐发展成为白鹿洞书院。

进入书院大门,首先看到的是一方庭院,但见花木茂盛,叶绿花红,生机盎然,院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两株桂树引人注目。一树为金桂,一树为银桂。据说金桂为朱熹所种,意在希望书院里的读书人都能登科折桂。

白鹿洞书院现存五个院落,报功祠、朱子祠、礼圣殿、明化堂、行台等建筑呈一字形排列,报功祠、朱子祠内陈列各种文物、资料,记录着白鹿洞书院的千年历史。

见我们进来,一位四十开外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引导我们观看。其儒雅有礼,态度真诚,介绍过程中还插进了一句“我只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专业解说另有导游),只是在这里尽些义务,不收费”的说明,引来大家善意的笑声,也给人一种待客如宾之感。

这里还提供众多的资料,除了有关白鹿洞书院的介绍、传说、书法字帖,还有《中国书院章程》、《中国书院学规》、《中国书院楹联》、《中国书院揽胜》和其他一些学术书籍。虽在深山之中,却能纵览天下,白鹿洞书院体现出一种以天下为已任的广阔襟怀。

白鹿洞书院走着一条与历史共进之路:五代设国学,宋初跨入“四大书院”之列,朱熹振兴书院,更使其名噪一时。随着历史的发展,书院虽几经磨难,但毁而复建,死而复生,延续之今。

朱熹在振兴书院时,完成了八件事:第一、修建房屋;第二、筹措学田;第三、集聚图书;第四、延聘师长;第五、招收生徒;第六、制订教规;第七、设立课程;第八、确立教育组织形式。这一切,对于此后的中国教育提供了可用以借鉴的办学和教学模式,拓展了学业学术的交流发展之道。

白鹿洞书院的历史贡献,不仅仅是探索了中国的教育发展之道,凝结出“倡导广学博采,注重自身修养,寻求更高思想境界”的白鹿洞书院精神,更在于和其他书院一起,为中华培养出一代代的读书之人。

对于读书之人,历史的评价可谓褒贬不一。最典型的莫过于一句“百无一用是书生”。然而,我眼前闪现出的却是电影《鸦片战争》中令人难忘的一幕:战争爆发后,道光皇帝差琦善到广州将林则徐罢了职。被罢官的林则徐冒雨来到一书院,面对伏案而书的众书生,感慨极深地说出了“五千年中华,巍然于东方。全仗几个读书的种子。强敌临门不足畏,天翻地陷不足惜,就是不能让读书人沦丧。”

一席话,振耳发聩。千百年来,传统的中华教育造就了大批有正义、富有历史责任感的读书之人,他们保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信奉“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在中国历史上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有些读书人隐居村野,默默授教,传承五千年的中华文化,培养下一代的文化后继人。更多的读书人则不忘“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济世救国为已任,忠君爱民,清正执法,形成了治国的独特群体。

记载历史,以史为镜,冷眼看世界,探求强国救国之道,化为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这就是书生;

满怀一腔热血,在社会动荡,外敌入侵时,挺身而出,慨然赴难,不谋个人功利,这也是书生。

敢说敢当,无所畏惧,泰山压顶不弯腰,时常扮演着时代的殉道者、牺牲者的角色,这,还是书生。

书生之气,有些迂腐,有些清高,有些不合时宜,不善见风使舵,察颜观色,他们视金钱如粪土,视权贵如草芥,却甘于清贫,保持自尊。他们远离世俗,不带投机,唯理是从,一条路上走到底,常常碰得头破血流不回头。这,是书生的可悲之处,更是其可敬、可爱、可贵之处。就某种程度而言,读书人构筑着社会的精神力量,他们所带的中华传统思想,构成了社会的精、气、神。

一股扑面的香烟拉回了我的思绪,我哑然失笑,暗笑自己在此胡思乱想,是否也书呆子气了一些。

举步进入殿内,殿的正中供奉着朱熹的雕像,像前燃着一束清香,香烟袅袅上升。朱熹在人们的心目中由备受尊敬正在走向被神化。想到朱熹对中华理学的贡献,及为天下学子的沤心沥血,我诚然地为这位哲人添上几缕清香,表达自己的敬意。

又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我屋后可以看到白鹿。一席话令我顿然欣喜异常:白鹿回来了?白鹿回来了!

不大的栏栅内圈养着两只白鹿,饲养员热情地为我开了门,让我入园观看。饲养员告诉我:这里是全国独有的白鹿,是为了千年前的历史而专门由西班牙引进的。白鹿虽然只来了一个月,却已熟悉了这里的一切,不再怕人,在我的镜头下表现得落落大方。千年历史的沉淀,白鹿史话的奇韵,让我陶然欲醉。我的眼中,白鹿在飘然虚化、远去,溶入历史,回到了李渤身边。

顷刻间,一种感动笼罩我的心田。苍天有情,人间有情,白鹿亦有情。岁月如歌,书声依旧,相见如故,在此所遇的亲和、友善,让我感受到千年书院遗存的感染力和生命力。短暂的拜谒,长久的回味,永恒的人生。白鹿洞书院,作为历史的一处坐标,相伴我开始新的人生。(吴越)


[详细进入]

理学大家王守仁庐山遗踪

春天的庐山,草木葱茏,层岩滴翠,野趣横生,春意盎然,是一个踏青觅春的好季节。明武宗正德十五年(1520年)初春,庐山天池寺来了一位轻车简从,自许“野人”的中年人,他就是王守仁,理学大家。时任右副都御史,被皇帝赋予巡抚南赣之职。

这一年王守仁春风得意,一战成名。七月,他奉命出征,兵复南昌,生擒叛臣、宁王朱宸濠,并势如破竹一举收复南康(治所在今星子)九江二府,平定叛乱,震动朝野。明武宗命他原地待命,于是他以胜利者姿态驻师南康府。以待朝命的日子是闲适而充实的,他以愉悦的心情畅游庐山,遍访遗踪,感悟人生,享受自在,过起“野人权作青山主,风景朝昏随意取”的逍遥翁的日子。

对他来说,庐山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他是陆王心学的继承者和光大者。他的前辈陆九渊当年曾受理学家朱熹之邀讲学白鹿洞书院。发表了义利之辩的著名演讲。他自己虽然并不赞同朱熹理学的观点,但对白鹿洞书院能够培养出大量为封建朝廷服务的人才还是心存敬意的。所以,他在庐山的时候,专程拜访了白鹿洞书院。当时的书院刚刚恢复,百废待兴。他徜徉其中,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暗下决心要为书院做点什么。于是,他找来自己的弟子,时住书院洞主的蔡宗衮商议,专门拿出五十两白金构建公署,增加学田,得到文人学者的嘉许,“士林称之”。他还抽暇撰写了《大学》、《中庸》等六本儒家经典著作,刻于石,立于洞,供诸生研读。他以对书院的实际扶持来表达对传播理学思想的期许。他坐在洞中独对亭上,遥望俊伟诡特的五老峰,心潮澎湃,浮想联翩,希望不变的五老峰能见证他弘扬理学的宏愿,“悠然万古心,默契可无辩”。庐山对王守仁又是陌生的,因为他从未上过庐山,但他很向往庐山,特别是那座处在山巅的古刹——天池寺。这座寺庙有东晋高僧慧远的弟弟慧持创立,历代僧人相次繁衍,巍然卓立天池山上,到明代达到极盛。明太祖朱元璋一直对庐山心存感激,他能夺得天下与庐山的四位仙人周颠、觉显、天眼尊者、徐道人的相助有关,便派使者上山寻觅仙踪,“饰天池以寓祀”四仙,并赦封天池寺为“天池护国寺”,庐山为“庐岳”,规定南康、九江二府每年春秋合祀天池寺。之后,明成祖朱棣再赦“天池万寿寺”,明宣宗朱瞻基赦名“天池妙吉禅寺”,这就是历史上“三赦天池寺”。天池寺从此规制完备,香火益盛,成为朝廷尊崇,僧俗期往的匡庐首刹。王守仁显然对天池寺的历史和现状是有耳闻的,他登上天池寺,不仅仅是为了欣赏风景,抒发情怀,更是为了表达对朝廷的忠诚和对皇帝的尊崇。

王守仁滞留天池寺,白天涉险临崖,看云卷云舒,晚上高卧亭台,望满天星辰,惬意自在,神清气闲。山中的一草一木,雷雨星光都勾起他无限遐想,激起他创作冲动,一气呵成写下了四篇诗章。这是四首绝句,原书刻于石碑上,书法古劲拙朴,诗意挥斥恣肆,堪称诗书佳品。清朝文人闵麟嗣游天池寺,捧谈吟诵,爱不释手,称赞王守仁的德业词翰“可与庐岳争高”,希望寺僧善加珍藏。可惜时过境迁,原碑无存,仅余“昨夜月明峰顶宿,隐隐雷声在山麓。晓来却问山下人,风雨三更卷茅屋”一首,刻于照江崖,有亭覆其上,可供观赏。

天池寺为四山环抱,山水奇绝,尤以龙首岩为最。此岩孤立在绝壑,突兀而出。王守仁常至岩端伫立,涉险观景,其胆识与豪气为人叹服。民国吴宗慈在寺僧高慧导游下,仅敢远眺王守仁耸身危立岩首之遗址,而未敢亲历涉险。

王守仁涉足游观了庐山许多名景胜区。拜谒濂溪洞,二入东林寺,登上香庐峰,夜临龙潭,畅游开先寺,瞻睹太平宫,写下了十五首抒景感怀的诗词。诗词中充满了对庐山奇秀山水和变幻烟云的深深眷恋,萌生长隐庐山,摒弃浮名的念火,“断拟罢官未住此,不教林鹤更移文”,“未妨适意山水间,浮名于我亦何有”。可作为一个胸怀天下,壮心不已的文士又不甘心,激流勇退,“莫向人间空白首,富贵何如一杯酒”。他在“我亦爱山仍恋官”的矛盾心态中苦苦挣扎,欲罢不能,最终怅然若失地离开了庐山。

王守仁自诩平生所为二件事,一是破山中贼,即镇压农民和少数民族的起义;一是破心中贼,即指其创立的“心学”的修养与传播。在他看来,“心是天地万物之主”,“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心即精神。但遗憾的是,这种独立之精神并没有贯注于他心中,体现在他身上。他最终也没有摆脱荣华富贵、高官厚禄的羁绊,没有离开污浊横流,尔虞我诈的官场,一直为妻儿守俸钱,为五斗而折服。

心中贼像魔鬼一样如影随形,缠绕在身。他感觉到“山灵似闲俗士驾,溪风拦路吹人回”的痛苦,又经不起“富贵中人如中酒”般的诱惑。他在这种弃而不舍,放而不甘的矛盾心理折磨下,身心交瘁,离开庐山不到八年就去世了。

王守仁遗踪犹在,诗文尚存。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不免令人惆怅与伤感,破心中贼,做独立人何其难也。(张国宏)


[详细进入]

弘扬国学精粹 传承书院文化

近年来,庐山白鹿洞书院在管理局党委、管理局的重视下,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挖掘白鹿洞文化内涵,不断扩大中外文化交流,增加旅游项目,创新创业,增强自身发展能力。

白鹿洞书院有古建筑三十二座,总面积近7000余平方米。自1980年开始,逐年都有维修,据统计,国家和地方政府先后共投资700余万元用于古建筑的维修和碑刻的保护。陆续维修了礼圣殿、朱子祠、报功祠、崇德祠、文会堂、春风楼、书斋、膳堂、高等林业学堂、丹桂亭、独对亭、五个门楼和800米长的护院围墙等。同时,对古建筑周边的环境进行了大力整治,拆除了不符合规范的建筑,修建了护坡和排水沟等附属工程。在古建筑消防方面,规范整改了线路,修建了两座消防水池,铺设了200余米的消防管道,设立了专业消防机构,添置了机动泵、对讲机、干粉灭火器、消防水袋、消防栓等设备。

文化是白鹿洞书院之魂,白鹿洞书院肩负传承文明,弘扬文化的重任,白鹿洞书院没有了文化活动的气息和生机,谁又愿意慕名而来。文化古韵如何展示,如何挖掘整理,创新,都有赖于书院文化研究。白鹿洞书院借助外界的学术力量,十几年来出版了大型图书《白鹿洞书院古志五种》,同时编撰了系列丛书七本,并一直坚持每年出版一本《中国书院论坛》。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白鹿洞书院坚持文化研究活动,举办了白鹿洞书院建院1030年庆祝活动,来自国内16个省市及新加坡、台湾、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名专家学者参加。与九江学院合作成立了九江学院白鹿洞书院文化研究所,依托“白鹿洞书院”品牌和九江学院的科研力量将对书院文化等传统文化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和研究。

白鹿洞书院旅游历史悠久,古文献中就记载了一些名人游历书院,诗兴渤发留下了不少雄文华章和优美的诗词歌赋。书院旅游依托庐山蓬勃发展,成为庐山旅游乃至江西旅游的一个重要特色。以书院学术研究活动,带动旅游活动,扩大社会和经济效益。2006年,白鹿洞书院总收入突破100万元,旅游收入达90万元,比2005年增长60%。书院还通过举办陈列,出版刊物,拍摄电影、电视,举办各种旅游专题活动,丰富的书院旅游文化内容,让游客在快乐中获得教益,受到我国传统历史文化的熏陶。(庐宣)


[详细进入]

庐山白鹿洞讲坛开坛讲座发言摘登

时 间:  2007年7月8日下午

地 点:  九江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 孙家洲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常务副                         院长、教授

主讲人:  朱维铮 复旦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家

孟宪实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

甘筱青 九江学院院长、教授

孙家洲:

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三位知名的专家教授来做学术报告,报告的中心议题是书院制。首先请到的第一位报告人是复旦大学教授、著名的经学专家、历史学研究专家朱维铮先生。朱先生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书院教育与人文传统》。

朱维铮:书院教育与人文传统

中国传统的书院教育在中国整个的教育史上举足轻重,而在书院的教育史上当然要涉及到白鹿洞书院。白鹿洞书院在中国的著名书院里面经过了相当时期的变化,这个变化可以说是中国中世纪的书院教育变异的一个表征。平常讨论中世纪的经学史,书院是中国相当特殊的一个体制,开始并不是有计划地建立。它开始的时候,就像白鹿洞书院的起源一样,因为有一些著名的官员和学者呆在某个地方读书,有些人仰慕他,然后跟他学习,在这个过程里,逐渐形成了体制教育。

书院在宋朝的时候开始形成某种体制。白鹿洞书院最初的建立是在宋太宗手里,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印刷术刚刚发明。另外一种教育体制太学与之并立。国立太学的优越性比较明显,太学学生通过考试,较好的就能做官,作为出路。太学受到王安石变法的冲击,这是一个很大的冲击。王安石提倡新学,凡是太学生,你从初等班升到高级班以后,自然能得到官位,这样,民间的一些书院就没有办法跟它竞争。王安石变法以后,使得白鹿洞书院和其他的一些民间书院受到冲击。又到了南宋宋孝宗时代,朱熹做了南康军的知军,开始重建白鹿洞书院。公元1179年,朱熹重建白鹿洞书院,规模有多大资料没有记载,最著名的就是立了一个学规。

对待传统要区别对待,哪些东西要宣传,哪些东西要摒弃,要学会辨别。比如朱熹的孝,他的一些观念我并不怎么赞同,但是他并不盲从上面,很重自己所谓的气节。和则留,不和则去。到朝廷做官,觉得这个官不适合他,或者他的观点皇帝不听,他就辞官。我倒觉得这是我们现代的人要发扬的东西。白鹿洞书院的学规讲父子有亲,君臣有义等等,但他提倡勿以学致训,要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学问学问就是要学要问,要有自己的思考,要学会辨别是非,学了以后你要做,勿以学致训。朱熹的时候是一个好争论的时代。白鹿洞最值得称道的一件事是朱熹与陆九渊的两次接触,第一次接触是鹅湖之会,第二次是朱熹任南康军知军的时候,陆九渊带着他的弟子来到书院进行访问,朱熹请他在书院做了一次演说。白鹿洞现在还留下了陆九渊在白鹿洞书院的讲义。陆九渊强调德行和个人的修养,他讲的题目叫“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他讲的所谓利与义不仅仅是物质的利与义。分辨的原则是是否存有作官的念头,就是说为了得到做官的好处才去做官,这种念头就是利,没有就是义。这是这些知识分子留下的珍贵的遗产。

白鹿洞书院到元朝变成培养科举考试人员的地方。在朱元璋时期,白鹿洞书院中有个山长,南昌人,叫章潢的,对恢复白鹿洞书院并建立新体制有很大的功劳。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在南昌住了三年,他与章潢话语相投,章潢曾请利玛窦为白鹿洞学生做过一次讲演。这是第一次请西方人到白鹿洞书院做讲演。利玛窦后来的著作很可能是在白鹿洞与学生辩论的一个结果。

白鹿洞在清朝后衰落了,这与满清入关有很大关联。对书院采取打击的态度,后又采取控制的方式。在乾隆元年恢复了白鹿洞书院,由官府规定对所读的书加以控制。18世纪30年代后至清朝末年,白鹿洞已经丧失了王安石自由讲学的风格,也丧失了朱熹不按官府办学的意志,白鹿洞与官方教育没有区别,也随着官方教育没落。

康有为提倡私学,认为比公学好。青年毛泽东在“五四”后发起过湖南自修大学,在章程中强调,认为书院体制比学校在研究的形式上要好得多。他还曾作过民办学校与官立学校的优劣比较。

晚清主张开放和吸取西方学养的学者大多是从书院出来的,大多学历低。比如龚自珍,因字写得差,思想怪,在科举考试中考了许多年都没有考中。

孙家洲:

谢谢朱先生,今天听了报告,就我个人而言有三点感想:第一点,朱先生的报告是大开大阖,任意驰骋,在貌似散漫的语言表述中却不时有具有个人独特见解的观点崭露其中。第二点,朱先生在身体力行地倡导学术中的良好风尚,在听的过程中朱先生至少提了两点问题,在这里和大家展开讨论,第一个是朱先生对朱熹的评价,第二点是对孝道能否实行的看法。朱先生说得非常明确,这都是可以讨论的问题。第三个感觉就是朱先生所讲的话涉及到一些有深层内涵的东西,其实是需要做若干注解的。朱先生的报告中有一个人文传统的存在,我个人理解朱先生在这里是要强调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之中也有着反人文的东西。我们在理性地对待祖先的文化遗产的时候,应该秉持一种理性态度。


[详细进入]

《略谈名山——庐山之“名”》

9月27日  庐山白鹿洞书院文化论坛

演讲嘉宾:江西著名学者宗九奇教授

出席嘉宾:九江市委常委、副市长刘智,庐山管理局党委书记郑翔、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局长余晓明,及管理局党委、管理局在家领导、嘉宾、学者共计150余人。

宗九奇教授是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理事,江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西省文史馆馆员、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特约研究员。著有《屈原诗歌新译》、《庄子新译》、《庐山志校点》、《庐山诗文金石广存校点》等著作。

庐山有一个九奇峰,在我的名字里面也有一座山峰。所以我对庐山确实有着深厚的感情。我对庐山非常的热爱,生于斯,长于斯,魂牵梦绕于斯,对庐山的情结很深。经常在外地,但时常会想起少年时代的事情。我生于1943年,住在鄱阳路213。庐山50多年的情况我有一个纵向的比较。40年代,庐山当时的居民很少,只有2000多人,我记忆犹新。

我对“名”的理解是这样的:一个是从时间来看,庐山这个“名”,从先秦、两汉……直到现在,整个的时间跨度是很长的;从空间来说,庐山是一个有世界影响的世界文化景观。空间的覆盖面非常大,有世界影响的,而且是中国国家风景名胜区、5A级景点。在庐山工作的人员是有世界影响力的,庐山的影响不亚于九江、南昌、北京、上海。庐山这个窗口是众目睽睽的地方,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庐山在现代经济大潮中,就是一个若大无比的商品,是一个任何人不能带走的商品。庐山这个“名”就是庐山作为大商品进行消费的真正的点。游客上山来看什么?消费什么?是来消费庐山的“名”。游客来庐山,眼睛要消费,要看;鼻子要消费,要闻;耳朵要消费,要听,听鸟语、听泉水。要闻、要看、要嗅、要品尝你的特色,用手去触摸、用心去感受你的庐山的“名”。

所以我觉得庐山的“名”,是从时间、空间和它的消费点。我非常反对名至实归,我相信的是实至名归,不是名至实归,你实质了才有名归。现在很多人做名至实归,挣名头。我觉得庐山这个“名”不是名至实归的事,现在是实至名归的事情。庐山是天下的名山,现在是名至了实要归。我觉得庐山的状况,早期是名至实归,现在是实至名归了。这名山的名头——世界文化景观、世界地质公园、国家风景名胜区而且是5A级景区,名气大,实际情况是不是和你相符?

现在的任务,实至名归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名至实归的问题。是“实”的问题。但是要把“实”做好,对这个“名”要好好分析。

庐山的概念不仅仅局限在庐山牯岭,也不仅仅局限在庐山的山体上。应该把它扩大。要外延到山南、九江、彭泽、武宁。庐山的名气,就文化而言,它不应该局限在行政区划里。它的文化影响很大。庐山的特定环境——东北西南走向。它的东南面是鄱阳湖,江西的气候是东南季风气候,庐山襟江带湖,最高峰1400多米,决定了庐山的特色。

李白对庐山的评价很高:“予行天下,所游览山水甚富,俊伟诡特,鲜有能过之者,真天下壮观也。”

庐山作为一个名山,要作为一个特殊的商品打造、包装、推销。要把庐山当做一个大商品来经营庐山。要好好盘点庐山,我们的自然资源哪些是发现了的,哪些是还没有发现的;我们的人文资源,有正史上记载的、有野史上记载的、有口头流传的还有实物,需要盘点资源。打造庐山景区景点的时候应该到外面去看看。要打开视野,跳出庐山看庐山,把庐山放在中国、放在世界这个平台上来。我希望庐山管理局能出一本书,就是《庐山之名面面观》要分类,庐山的名分为两路:一是自然之名;一个人文之名。第一到庐山来,登名峰游庐山。庐山有名的山峰很多,汉阳峰、五老峰、太乙峰、九奇峰、香炉峰、双剑峰、铁船峰、锦绣峰、莲花峰、大鹏峰、金鸡峰、鹰嘴峰、白云峰、细云峰,这些峰的名称都非常好听,就是要举办活动,开创一条线路,名峰读庐山。根据历史记载庐山有名的山峰有171座,现在有99座,非常的漂亮,山峰上还有那么多的摩崖石刻,有那么多风光,可以登名峰而读庐山。第二庐山名谷,东谷、西谷、锦绣谷、金牛谷,在版图上还有莲花谷,探名谷这也是个话题,庐山有这么多山谷。登峰、探谷,把这些点都罗列一下,有什么看点,象上课一样进行分类,到庐山来先去登峰。名峰、名谷、名峡、名涧,在这四个之外还有名泉、名瀑、名潭,庐山最有名的泉是三叠泉,康王谷里的谷帘泉,还有玉莲泉、聪明泉等等。名潭也有很多,乌龙潭、黄龙潭、碧龙潭。庐山的井也很多,有口字井、日字井、品字井、有八角井,很丰富。另外,庐山还有名湖、名寺、名观、名院。名湖:有如琴湖、芦林桥;名寺,有大林寺、东林寺、西林寺、海会寺、栖贤寺、万衫寺、秀峰寺、归宗寺、黄龙寺等等。可以去探访名寺、名观、名院,去感受宗教文化。这些都是资源,看的见的是资源,看不见的也是资源;也都是“名”,这也是庐山这个大商品真正的交汇点。还有著名的别墅,据统计有600多栋,有8个国家不同风格的别墅,是一个建筑的大博览园,所以应该开辟这些专题游。庐山还有很多很著名的摩崖石刻和碑刻,借助这些也可以认识庐山,摩崖石刻非常的丰富,可以通过这些画龙点睛的点,读摩崖识庐山。把这些资源集中起来,进行整合,找出一条读摩崖的线路来组织旅游。如果我们把这些全都盘点一下,每个人在一个摩崖石刻旁伫足1分钟,那么在庐山停留的时间就长了。这样把客人留住了又不很勉强,这就是利用了资源,这就是推销。还有很多的名人,这些也都是资源,有有形的资产也有无形的资产;作为庐山人,我们一定要盘点我们的资源,要这样去加工我们的资源,变成一种产品,最后进入市场变成商品,把整个庐山做为一个偌大无比的商品去推销;同时可以把名峰、名谷、名峡、名涧、名湖、名寺、名观、名院等等做为小的商品分类推销。

开发庐山名产品也是一个研究项目。庐山资源非常丰富,自然的、人文的、历史的。正史记载的、野史记载的、民间传说的都是可以为我所用的资源,要好好的利用。还有实物,是自然的有峰、谷、泉、寺庙、摩崖石刻。对文物、对资源要保护、研究、利用。要它为我所用,为庐山人所用,要认真盘点自我、盘点主观、盘点客观,让主观和客观和谐、协调。(宗九奇)


[详细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