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摩崖石刻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摩崖石刻

1936年6月24日,正在庐山的冯玉祥将军为了排谴心中的郁闷,偕夫人李德全去庐山麓游览。他们在千年古迹三峡桥上逗留了一会儿,又沿着三峡涧,向离桥不远的瀑布群“玉渊”走去。

三峡涧中乱石千万,奋勇角立,险象横生。从五老峰、汉阳峰、太乙峰汇集而来的99条溪水,奔腾咆哮,摧峰陷坚,百回千转,其险不让长江三峡,故称“小三峡”。冯玉祥、李德全一行边走边赞叹不已。

转过一个山口,嚯!一幅更憾人心魄壮景展现在眼前:只见横陈峥嵘的乱石间,几十道高高低低长短不一的瀑布相互交叉、冲撞,狂泻不已。“玉渊”主潭周围,被撞出20多个大小潭渊,瀑声你呼我应,煞是热闹。它们以其莽撞、雄浑、桀骜不驯、争先恐后的壮姿撼动人心,仿佛置人于千军万马酣战的战场,令人热血腾涌,心潮翻滚。

冯玉祥面对壮景,不禁随口吟出清代诗人屈大均咏“玉渊”的诗句:“二十四水争一桥,惊泉喷薄几时消。一山瀑布归三峡,小小天风作海潮。”接着,他又感叹地说道:“‘一山瀑布归三峡’,才会有此壮观!如果各路抗日兵马也能无阻无挡地奔流在一起,那该有多大的力量,小小的日本算得了什么!”说着,又不禁长叹一声。国难当头,形势峻迫,日本侵吞整个中国之心已是路人皆知,可是政府只是一味妥协退让。自己组建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多次重创日本伪军,谁知竟败在自己人手里!多少抗日将领愿肝脑涂地,死卫国,却请缨无门,怎不怒杀人、恨杀人、愁杀人也!

李德全见冯玉祥默然无语,知道他又犯了心事,便微笑着说:“焕章,我们到前面玉渊潭去看看吧,旁边还张孝祥的石刻呢!”

“哦?”一听有他平素敬重的南宋国词人张孝祥的石刻,冯玉祥便又快步向前走去。

“玉渊”位于一面巨大石坡中央,形如大瓮。山水自石坡冲来,撞入潭中,浪花飞溅。其名为“玉”,一说是石潭呈白色,一说是溅起的浪花洁白如玉。潭边的石壁上,清晰地镌刻着张孝祥书写的刚劲瘦健的“玉渊”二字。

冯玉祥久久凝望着“玉渊”二字,睹字思人,读得烂熟的张孝祥的《六州歌头》不觉又涌上心头:“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腥。……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蠢,竟何成。时易失,心徙壮,岁将零,渺神京。……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冯玉祥渐渐感到呼吸加快,眼角潮润。

李德全也微微叹了一口气。与冯玉祥出来游览,本想让他散散心,谁想反而加重了心事。于是,她有意对冯玉祥说道:“焕章,你看这儿石壁甚,来往游人又多,你何不也写点诗文,刻于石上,以剖明心事,或许还能起些告世、警世的作用。”

冯玉祥沉吟了一会,说道:“作诗倒不敢。庐山乃千古名山,历代名篇甚多,随便提诗,既玷污名山,又遭后人嘲骂。这几天我正在练写墨子的一段话,是说统治者要善于体察民心,分判忠奸,赏罚公正。这样才有可能治理好国家。这段话很有道理,刻于此处,让更多的人去看、去想、还有些意义。”

李德全抚掌赞道:“如此甚好!借古喻今,正可起告世、警世之作用。”

半个月后,一幅长9米、宽7米的摩岩石刻,出现在“玉渊”西部的石坡上。冯玉祥手书的158个隶体大字个个端正谨严,钢健苍劲,漫漫满坡,气势宠伟,如一队队武士跃然石上。前面是墨子的一段话:“上之为政,得下之情则治;不得下之情则乱。何以知其然也?上之为政,得下之情,则是明于民之善非也,则得善人而赏之,得暴而罚之也。善人赏而暴人罚,则国必治……”

墨子语录的后面是冯将军的一段跋语:“墨子之言也。昔贤论道经邦,盖欲天下后世知所取法,奠国家于盘石之安。余游匡山,如入桃源,因冀国家之治,安如庐岳。持节录墨子之语,镌石于此,以告之当世。亦藉以志鸿爪云尔。中华民国二十五年夏日   冯玉祥”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世间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冯玉祥将军“冀国家之治,安如庐岳”的心头愿早已成为现实,但将军题字镌石的深刻用心,对当世、对后世仍然有着极大的启迪作用。每当游人伫立在受精心保护的冯将军的石刻前,都不能不肃然起敬。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将军的英魂永与山水共存。(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