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摩崖石刻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界遗产 > 人文圣山 > 摩崖石刻

汉阳峰为庐山最高峰,海拔1474米。

汉阳峰顶的石刻不多,只有三处。一处是峰顶南侧的岩石上刻着两个楷书大字“庐顶”,表明此处为庐山最高点,这是1934年由一个叫“陈兴壶”的所题。另一处是峰顶汉阳台石亭的门额上刻有“汉王台”三个隶书大字,这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1929年所题。据说汉武帝曾到过汉阳峰,史书上记载汉阳峰上筑有汉武帝休息的“汉王台”,峰上现有的汉王台是林森重建的。这两处石刻并无特别出色之处,引人注目的是峰顶正中立的一块花岗岩长方形石柱,石柱四面都刻有字,是庐山惟一的一块四面题字的石柱碑。石柱的正面、反面为正楷书写的“庐山第一高峰”、“大汉阳峰”,两侧则为行草书写的一幅极精彩的对联:“峰从何处飞来,历历汉阳正是断魂迷梦雨;我欲乘风归去,茫茫禹迹可能留命待桑田。”这幅精彩对联及石柱正、反面题词都是由清朝南康知府王以敏所题。

王以敏生于1855年,卒于1921年,湖南武陵人。他18岁中举人,35岁中进士,随即在北京入翰林院任编修。王以敏才华过人,又较为廉洁耿直,居京9年,实在看不惯清末官场的腐败,便以不习惯“燕地苦寒”为理由,要求外放南方,后在湖南、江西一带为官。光绪末年,王以敏任南康(今星子)知府。他极喜欢庐山,一有闲暇,即登山游览,探幽揽胜。他好独自出游,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手拄藤杖,那样子既不像官,也不像文人,倒像个十足的老农。他走走停停,一有兴致,便吟诗作赋。他一生所作诗词曲赋编为21卷,其中在庐山所作的诗就有数百首,专门编为3卷《庐山岳集》。王以敏还为庐山写了不少对联,汉阳峰对联是其中极精彩的一副。

对联是人们所熟悉的一种文学形式,它的历史也很长,可上溯至五代时期。但很多年来,对联似乎被看做是雕虫小技、笔墨游戏,很难入正宗。比如郑板桥、徐文长都是题联名家,但《郑板桥集》、《徐文长集》却未收一副对联。尽管如此,对联并未被废弃,反而受到大众的欢迎,很多名联广为流传。就拿王以敏来说,他为庐山写了几百首诗,但真正影响大的,能使他流芳庐山史册的,倒是他为庐山汉阳峰写的这副对联以及他为玉廉泉写的另一副对联:“荡胸生层云,炯如一段清水出万壑;濯足弄沧海,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標。”

王以敏为汉阳峰写的对联道尽了汉阳峰的壮观和内秀。

“峰从何处飞来”,一语写出汉阳峰的高拔、峻耸,奇立于群峰之上,卓尔不群,不像是与群峰一同生成,而是从天外飞来一般。毛泽东《登庐山》诗中的“一山飞峙大江边”似乎有王以敏此句的影子。伫立在汉阳峰顶,低头俯瞰,云雾飘渺中悬浮着无数峰峦俊岭;放眼远望,烟雨迷蒙处,正是吴天楚地、汉阳重镇。面对寥廓的江天,面对亘古不变的河山,很容易令人产生一种沧桑之感,感叹人是多么渺小,人生是多么短暂!何必还去为那些虚名浮利而勾心斗角,何必还去为那些红尘烦事而忧虑焦躁!“断魂迷梦雨”有几分沧凉,更有无尽的感慨!大自然总是这样能给人以启迪,尤其是登高望远,更能令人荡尽心中愁云,心胸为之开阔!此句既写出了汉阳峰的高峻,卓尔不群,又包含多少历尽沧桑的人生的感叹。

“茫茫禹迹”,则点出汉阳峰不仅是一座雄伟高山,更有丰富的文化内涵。传说中华民族景仰的英雄人物大禹治水时,曾站在此处,察看茫茫水势,苦思治水的良策。汉阳峰南侧的一处石崖叫“禹王崖”,就是为纪念大禹登临此峰而得名的。大禹的登临,使汉阳峰在奇峻的自然风貌之外,又增添了极具魅力的文化内涵。后人慕名登临汉阳峰,除了一览众山小的逸兴,更怀有千古思高贤的敬慕。来的人不管盘恒多久,终要“乘风而去”,惟有汉阳峰伴随着“茫茫禹迹”,目睹着沧海如何化为桑田!此句中含有多少对前辈高贤的追思敬慕之情,这种追思敬慕之情化为绵绵不绝的中华精神,一代代地久传不衰!

王以敏此联一出,即广为传诵,几乎成了汉阳峰的广告词。登临汉阳峰的人,都要先在此联前停足,细细地品味,然后再移步峰巅前端,俯瞰远眺,感受此联的蕴意。

公元1976年8月,中国历史上永远说不完、写不尽的“十年动乱”的末端,又一位风流人物登上了寂寞已久的汉阳峰,她就是以一曲“洪湖水,浪打浪”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歌唱家王玉珍。

在“十年动乱”中倍受摧残的王玉珍于这年的7月,在几位侠肝义胆的朋友的帮助下,携带着老母、幼女,隐名埋姓,从武汉偷偷来到庐山,借助静悄悄的庐山小学的一间办公室居住避暑。

8月的一天,王玉珍和几位朋友登上汉阳峰。她站在石柱前仔细读着王以敏的对联,不由笑着说:“哦,这里是大禹治水时待过的地方,在这里还能看到我的家乡,真好。”说着,她来到峰巅前沿,放眼远眺。面对着逶迤的长江,面对着波光潋滟的鄱阳湖,面对着烟云迷蒙处的家乡,王玉珍不由心潮涌动,十年未能堂堂正正唱歌的她,忽然有一种想唱歌的冲动。在寥廓的天地之间,在侠肝义胆的朋友面前,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于是,她放开歌喉,尽情地唱起来。她唱“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她唱“娘啊娘,儿死后,你要把儿埋在洪湖旁,将儿的坟墓向东方。”她唱啊,越唱越动情,越唱越忘情,热泪顺着脸颊慢慢地流淌下来,热泪顺着朋友们的脸颊慢慢流淌下来。阅尽人间风雨的汉阳峰也感动了,满山松涛轰鸣,衬托着清亮的歌声在天地间荡漾……

汉阳峰高兮,远眺“历历汉阳”;汉阳峰雅兮,永留“茫茫禹迹”。“峰从何处飞来”,何必深究;“我欲乘风而去”,去去再来。(贺伟)